媒体

学校首页 > 媒体 > 正文

【光明网】我的生命属于病人——记我国著名肝病专家、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教授骆抗先

时间:2017-09-12 22:42:22  来源:光明网   编辑:王宇涵  作者:  点击:

在面对记者的采访时,骆抗先教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请各位记者朋友们一定笔下留情啊,务必实事求是,有时候赞扬的话听多了,总觉得那说得不是我了,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只想为咱们中国的乙肝防治再多做一点儿事情。”

对待金钱:“抠门”与慷慨中的医德大爱

说起对金钱的态度,骆抗先教授在“抠门”和慷慨之间,彰显了自己的医德和大爱。所谓紧,说的是骆老时刻不忘站在病人考虑,尽己所能为病人省下每一分钱。为病人省钱,是骆老最在意的事情。他是出了名的“精抠细算”,经常询问病人的花费,比如来广州的车费、住宿费等,认为花多了就会皱眉头。他选择的诊疗方案总是考虑患者的经济状况,从来不开一张大处方、大检查单。对家境贫寒的患者,他会告知复诊时不要挂专家号,普通号就行。

而在面对贫困病人和鼓励支持医学后进时,那个精打细算的骆老就像变了个人,视金钱如粪土。今年2月,来自湖南衡阳的患者李先生,因患有肝硬化并伴消化道出血,慕名来到南方医院找骆老看病,骆老经过认真诊治后,建议他行TIPS(经颈静脉肝内门体分流术)。然而,家境拮据的李先生却为筹集这笔手续费而发愁。这时,细心的骆老看出了他的担忧,二话没说,立即回到家里拿出10000块钱给李先生应急,并安慰他要树立信心。接过骆老爱心款的那一刻,李先生心里顿时有一股暖流流遍全身,他眼含热泪对骆老说:“我和您是只是一面之交,您却对我如此的关心和信任,真不知该如何感谢您!”在骆老60多年的从医生涯当中,类似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熟悉骆老的人都知道,他对自己抠门、对病人“抠门”,但在培养人才方面,骆老却是出了名的大方,让名利、让机会、让经费,想方设法为学生的学习研究创造条件。他的高徒、南方医院感染内科主任侯金林,如今已是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副理事长,在国际和国内肝病学术界都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他在国际上率先开展前瞻性临床研究乙肝治疗线路图,挽救了很多患者的生命。

侯金林回忆,1992年他去英国的圣玛丽医院医学院进修学习。走前骆老塞给了他200英镑。这笔钱是骆抗先之前作为公派学者到英国深造时勤俭攒下来的。“当时的200英镑相当于3000多人民币,我在国内的每月工资也就200元。”幸亏有了这笔钱,侯金林撑过了在英国没发薪水的第一个月。他回国后,科室又陆续有两名医生前往进修,这200英镑就在师兄弟间传了下去,成为了科室的“传家宝”。

面对时间:充裕与紧张间显敬业精诚

在规划时间方面,骆老也有着自己一松一紧的两套标准。对于病人和工作,骆老的时间一向宽裕。南方医院党委书记朱宏说,每周3次出诊的骆抗先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出诊要提前半小时到诊室,看完全部患者才能下班。有一次,一位山东患者7点就来到诊室,看见刚到的骆抗先便随口说:“您这么早就来了啊!”没想到老人竟道起歉来:“医生是为患者服务的,应该比你们来得更早才对……”

朱宏给记者算了笔账,按照每周3次门诊计算,骆抗先早到、晚走1小时,62年里他比别人多工作17856个小时,相当于义务工作2232天,多工作了6.2年,多诊治病人10多万人次。

在骆老的从医生涯当中,也许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时间都奉献给了病患。为了不让患者们白跑一趟,他每次都要看完全部挂号病人,往往中午一两点才下班,全然不理会助手的提醒和家人的催促。有一天,临近下班时,骆老无意间看到一对夫妇在诊室门口张望,却徘徊不前。原来他们来晚了,没挂上号,料想骆老要下班吃饭了,于是就没敢进来多问,准备离开。骆老看到后,二话没说把他们叫进来,当即开始诊治。他语重心长地说:“你们要是今天看不上,又得花冤枉钱,说不定还延误病情,是不是?”一席话说得夫妇俩感激涕零。

而在面对媒体和宣传时,骆老的时间却总是紧张的。骆老给自己定下一条规矩,历来是严格遵守,那就是天大的事情也不能耽误自己坐诊和看病。骆老的事迹被社会大众所广泛关注后,不少媒体的记者纷纷登门,想要采访骆老,但有机会能够见到骆老本人却是少之又少,这并不是因为骆老故意摆架子,而是骆老每天的时间都尽可能地分配给了他最爱的医疗事业和他最牵挂的病患们。在去北京出席中宣部“时代楷模”发布会之前,骆老就提出要缩短行程,在发布会结束后想要尽快赶回广州,继续投入他忙碌的工作中去。骆老曾跟医院提出过这样的要求:“我的号不要限,病人大老远来,带着痛苦来,不能让他们带着痛苦回去”。

我的生命属于病人

作为我国乙肝治疗领域的“泰斗级”人物,骆老编写的125万字的专著《乙型肝炎基础与临床》是专科医生们不可或缺的“红宝书”、“乙肝字典”,但普通病人却看不太懂。一位患者看到了这本书,向他建议:“您一天门诊只能看几十个号,如果能够利用网络开博客,就能帮助到更多病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骆抗先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于是乎,没学过拼音、不会打字的他,抱着“要为更多的病人服务”的念头,向学生求助,从零开始学习电脑操作,在75岁的高龄时开通了“骆抗先的乙肝频道”博客,成为博客最早的一批用户。一开始让学生帮输入,后来考虑到年轻人工作忙,他硬是啃下硬骨头,学会了用自然码录入。年纪大了,白内障越发严重,他还每天“钉”在电脑前,一干就是几小时。

在常人看来,利用业余时间写博客、回答网友提问却没有一分钱的收益,同时还需要博主富有深厚的专业知识、严谨的科学态度,是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而骆老却乐在其中,他说:“我一辈子做的事就是给乙肝病人好好地看病,可我在门诊一个上午只能看十几位患者,如果通过网络能使数百万乃至更多的人了解乙肝治疗的相关知识,其社会效益远非诊治几位患者可以比拟。”

开通博客11年来,骆老坚持每周更新文章,电脑都用坏了两三台,但那件常穿的旧毛衣却没换,只是因为老打字,肘部都磨出了大洞。尽管开通博客的初衷是想借助这一平台帮助到更多的患者,然而,这一路坚持下来,11年中骆老一共发表了400多篇文章,博客访问量超过1300万,位居新浪博客健康总流量榜前列,在不经意间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网红”,受益的患者不计其数。

骆抗先载誉一生,面对各种纷至沓来的荣誉却非常谦虚,他常说:“我是一名医生,也是一名党员,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可想做的事情还很多,我要把剩下的生命都留给病人,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新闻链接:http://difang.gmw.cn/gd/2017-08/21/content_25751043.htm

学校地址:广州市白云区沙太南路1023号-1063号
粤ICP备05084331号  南方医科大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