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新闻

【援鄂日记】在雷神山医院的最后一个夜班

时间:2020-04-08 21:48:04  来源:   编辑:张淼  作者:  点击:

讲述者:南医三院创伤骨科护士张美茹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应该是我在雷神山的最后一个夜班,也是最后一个班了,可是我并没有往常的兴奋,却多了几分忧愁与感慨。虽然昨天新闻中报道雷神山只剩下最后49个患者,并且大部分患者核酸检测已是阴性了,可是他们中大部分的人因为新冠病毒诱发的各类基础病及器官的衰竭,使得他们仍然挣扎在生死的边缘。我们快要回去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们可以坚强地创造生命的奇迹。

今天我管床的是一个33岁的大哥,他体型肥胖,体重至少也有两百斤吧,他也是我去雷神山管的第一个患者。那天我负责他和一个80多岁的老人,老人在第二天就去世了,那天因为这两人的病情都比较重,一接班就很忙,我没有调节好自己,也可能是第一天不太适应这里的负压病房,六小时的班我只上了四个小时,就坚持不下去了。我跟组长申请了出舱,出来之后我就吐了。

从那以后,组长关照我,以为我身体弱,护理不了重症,直到最近,我又开始护理他。心里很多话想对他,我的第一个患者说:

大哥,你看着比之前好多了,同事们都说,你很年轻,你也很坚强,这一路上你在我班上有发生过室颤、心率不齐、呼快、高热,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你都能挺过去。你也有过脱机训练,不知道为什么,我休息了两天,回去听说你并没有脱机成功,为什么不能再坚强呢?虽然现在新冠肺对于你来说已经不是最大问题了,你的脑萎缩,骶尾部不可分期的大褥疮都可能随时危及你的生命,可是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坚强一点,摆脱呼吸机。那样,你就还有机会去专科进行你的下一步治疗,你的机会就大很多。今天最后一天班,本来我很想和你拍一张照片留念一下,但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同意,我更希望能拍到一张你微微一笑或者活蹦乱跳的照片。

你知道吗?这段时间我也很感谢你,因为对于我来说,护理你的难度还是有点大。穿着两层隔离衣,一件防护服,戴着护目镜,防护面屏,三层手套,随随便便动一下你,我都会满头大汗,全身酸痛。可就是因为这样,每次下完班回来我都可以秒睡,睡得特别安稳,因此缓解了我前段时间失眠的毛病,也让我养成了每天按时吃饭的好习惯,因为我怕我没吃饱,上班都没有力气搬动你。

明天武汉就要解封了,昨天上班的路上也看到很多商场、店面都开始营业了,做好各项准备,准备迎接他们2020年的第一波顾客,武汉并没有被这次疫情给打败,武汉是座英雄的城市,武汉也会越来越好,武汉加油!

学校地址:广州市白云区沙太南路1023号-1063号
粤ICP备05084331号  南方医科大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