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新闻

【援鄂日记】经历这一仗,我们也算生死之交!

时间:2020-02-14 19:23:53  来源:   编辑:张淼  作者:  点击:

我上完晚七点到凌晨一点的班,洗漱完毕,循例没有睡意。这段时间的睡眠,出了点障碍,入睡困难又早醒,精神倒还出奇的好。

毕竟是年轻啊。安慰完自己,又觉得好笑。队里那些九零后的护士都整天说自己老了。三十六岁本命年,做呼吸科医生快十年了。

这个班不算太忙,接完班我挨个病人巡查了一遍。精神好的我会跟他多聊几句,扯下家常。疲惫的问完关键信息,嘱多休息。

好转的病人关心什么时候能出院,复查核酸检测的总在问结果,做完CT的着急找你对比变化。有人病重依然从容,有人病轻却也焦虑。

得了病都是不幸的,尤其那么多的人得了病,何况他们的家人也可能得了病。有些人活着,有些人走了。换做你我,同样很难坚强。

郎景和说,医生给病人开的第一张处方,应该是关爱。关心他们,常常安慰,常常鼓励,队员们一直在做。有时信心真的比什么都重要。

一位患者病情仍在加重,我给他加用了适量激素。他冲到办公室找我,特别抵触的说,激素有副作用,我不想用,明天停了好不好。

药自然多少都有副作用,但你现在需要用。我们从广东来,是来帮助你的,不是害你的。相信我们,交给我们。

病人二话没说,就回去了,我还没来得及解释专业知识。我想,我应该说到他心里去了。他是信任我们的。

刚从一个病房出来,护士喊我一起帮忙给病危患者换氧气瓶。病区工作量很大,上了十九天的班,她们看起来都挺疲惫。

医生,要对我们好点,一位护士突然对我说。我赶紧说好。我感受得到,她在寻求精神上的依靠。多点理解和分担,这是彼此应该做的。

我院王晓艳护长说,当时医疗队在小汤山的氛围特别好,大家就像兄弟姐妹一家人,跟病人也相处融洽。之后的17年,他们时常相聚。

等疫情结束,摘下口罩,我想看看你们都是怎样一群人。我们回广州也要聚。

毕竟,经历这一仗,我们也算生死之交。

跟我搭班的护士们快下班了,给她们拍张照。

我和两位一起值班的队友,中大附一的易慧(中)、司向(左)第一次在病区合影。我后来才看到,司向在我衣服上写的是“肖大夫的笔记本”。

南方医院的护士们。

一副很暖的画。

学校地址:广州市白云区沙太南路1023号-1063号
粤ICP备05084331号  南方医科大学版权所有